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中午吃完午饭,陆晨就接到夏诗清的电话,说她爸爸打算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陆晨吓了一跳,寻思这就要去见老丈人了?

    心里忐忑,不过去是肯定要去的。

    伸头缩头都是一刀,早晚的事儿。

    夏诗清在公司等他,

    陆晨换了警服,想了想,又去羁押室逛了一圈。

    林少那帮纨绔见着他,眼里都快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陆晨浅笑道:“哥几个,听我一句劝,早点把检查写了罚款交了就早点出去,屁大点事,非要闹得满城风雨?”

    林少冷笑道:“怎么,姓陆的,现在知道后怕了,想找老子和解?”

    陆晨翻了翻白眼:“得勒,你们愿意住下去就一直住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背后传来林少的咆哮:“姓陆的,出门小心点,可千万别被车给撞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关心。”

    陆晨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这种程度的威胁,他又怎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到了诗清集团,夏诗清不由分说,就拉着陆晨往外滩的购物街走,陆晨疑惑,说老婆你要干嘛?

    夏诗清没好气道:“姓陆的,就你这卖相,我敢把你带回家?我爸还不得以为你是刚从神农架跑下来的野人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外滩,海城最繁华的购物街。

    夏诗清带着陆晨,先去理了头发,招呼理发师,把他脸上十多公分的野人胡子全给刮了,头发也给整成了板寸。

    原本的陆晨,发如乱草,胡须得有二十公分那么长。

    乍一看像个野人,仔细看那就是野人。

    此刻剪短了头发,又把胡须剃光了,整个人看起来就如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单说眉眼,倒不算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帅哥。

    关键是气质,亦或风韵。

    温润中藏着桀骜,就如一头昆仑山上的孤狼。

    有那些小鲜肉或者奶油小生们,绝不会有的野性。

    陆晨照了会镜子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,舍不得你那野人胡子啊?”

    夏诗清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陆晨摇了摇头,又是叹了口气:“哎,完犊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啦?”

    见他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,夏诗清又是无语,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。”

    陆晨很是无奈的说道:“这世上,怎么会有像我这么帅的男人?你说我能就这么出去么?万一大街上的女流氓非礼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夏诗清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谁给这小子的蜜汁自信啊……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