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三章

    “我将意志注入到这家伙身上,他就相当于是半个我。虽然很劣质。”

    黑绝:……你说谁劣质?!

    “好了,行动吧,在我复活前,你就是宇智波斑。”

    黑绝:……斑爷你就好好睡吧,干嘛复活,复活了还得死。

    白发苍苍的宇智波斑靠在冰冷的石椅上,呼吸渐渐微弱,不再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宇智波带土垂下头,沉默不言,地底冰凉空气中只剩下几只白绝聒噪的交谈声回荡,“斑死了?”“真死啦?”“他居然自己把外道魔像的传输管扯掉了。”“嘤嘤嘤……”有只白绝甚至多愁善感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宇智波带土似乎终于想清楚了什么,抬头看向黑绝,眼神坚定,“你是斑的意志,说吧,下一步怎么做?”刚被拉入报社坑的少年大概想学学宇智波斑的样子,可惜情绪虽然到位了,气势还是少了点。

    此时的黑绝已经过了刚刚认清现实的抓狂期,但若有人能窥视灵魂,定能他看到糊成一片的黑脸下写满“生无可恋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“大概……先把他埋了吧。”黑绝心不在焉地回答。

    带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黑绝走进宇智波斑,看着对方灰白的发丝和干枯的皮肤,油然而生一种岁月的沧桑感。

    那个曾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男子,最后却在暗无天日的地底这般逝去。

    更令人扼腕叹息的是,一代枭雄怀揣着所谓人类和平的梦想陷入沉睡,殊不知一切只是一场延续了千古的巨大棋局。

    一抬眼,墙壁上千手柱间的裸体十分惹眼。

    啧啧,这执念。

    跟好基友一直相亲相爱下去不好吗斑爷,搞什么月之眼计划。

    倒是几只白绝干劲十足地从深处拖出一口棺材,把宇智波斑的身体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记得把棺材板盖好。”黑绝认真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收到!”几只白绝齐声应道。不知从哪里拿出小锤子、铁钉、铁板等物什,一通噼里啪啦,将棺材严严实实封了起来,几个生物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注视着眼前这一幕,宇智波带土闭上眼揉了揉太阳穴,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?

    他走到黑绝的身边,打算长刀直入:“按照斑的计划,一开始是让漩涡长门归顺?”

    黑绝看着热火朝天的白绝们,随口道:“嗯?漩涡什么?”

    “漩涡长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长门?”

    “漩涡长门。”

    “漩什么门?”

    带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成功让宇智波带土吃瘪后,黑绝心情十分愉悦,桀桀大笑着消失在地底深处。

    复杂地看着黑绝的背影,宇智波带土扭头,问向旁边的白绝:“斑的意志是不是哪儿有问题?”

    白绝一脸乖巧地歪了歪头,“嗯?你是在问我拉大便是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  带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斑你给我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?!

    ***

    带土前去袭击木叶,与老师师娘相爱相杀。正当他和四代正面交锋时,忽然听见面具传来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稀里哗啦——

    对面,波风水门吃惊地瞪大了眼睛:“……带土?”

    宇智波带土:卧槽!

    黑绝你给我的什么劣质面具?!

    而此时,被带土恨得牙痒痒的黑绝本绝正好找到了长门。

    这时的山椒鱼半藏还未受团藏蛊惑,对新生的晓组织很是赏识。团藏想要从中作梗,为了试探弥彦三人实力,他让根部忍者变身成为岩忍,与三人交战。

    战斗过程中,眼见弥彦和小南受伤,长门情绪失控召唤出了外道魔像。弥彦正欲阻拦,忽见黑泥般的物质从地面渗出,转眼就将长门拉到了地下。

    “长门!”

    片刻后,长门的身影再次出现。他身上并没有预想中的伤痕,只是紧紧捂着双眼,鲜血从指缝中不断流出。弥彦强硬地拉开了他的手,发现对方眼皮明显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长门的眼睛没了。

    同时,团藏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压迫力,让他连动动指尖的力气都没有。下一秒,他的躯体就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完完全全,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依稀听到一句:“这个世界上,搞事的人只需要一个!”

    那人话语中还带着一股奇异的霸气。

    山崖上,黑绝看着下方面面相觑的根部,和讨论了一番最后决定先去治疗长门眼睛的三人,抬手抚上了自己的眼眶。

    漆黑一团的面部,出现了一双幽紫色的轮回眼。

    神秘,强大。

    他特地找了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白绝作为载体,木遁细胞让轮回眼的驾驭没有任何负担。

    “这双眼睛……会害了你的,长门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还是留给我搞事用吧。

    黑绝嘿笑着,抬起手,准备结印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结印……

    结印……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