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傅唯西把那一串字删除了,重新打了一行字:龙希尧醒了,关于车祸的事情,我调查过是有人故意的。我现在回去问他……我在家里等你回来。

    打完了之后,傅唯西认真看了好几遍,确定之后才发送过去的。

    之后所有的路程,傅唯西都是捏着手机,时不时看手机的信号情况……

    但,车子已经到达机场,但傅唯西依旧没有等到傅丞渊的回复。

    傅唯西进入机场,在前台买了票,就去过安检,随后去候机室等着。

    期间又给傅丞渊打了两通电话,但一直都没有接。

    估计是忙的要命。

    傅唯西想着。

    她听马克说过,这次澳门的事情比较棘手,而且事情还很多,出差四天的行程都是满档的。

    而昨天傅丞渊为了陪她,把当天所有的工作都推迟,今天估计会忙疯了。

    傅唯西心疼着。

    在上飞机时,又给傅丞渊发了信息,让他注意休息,要好好吃饭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这些消息,都是石头沉入大海一样,没了消息。

    傅唯西到达南城时,傅丞渊依旧没有回信息。

    傅唯西忍不住又打了一通,还是没有接,傅唯西才放下了手机,决定不打。

    信息和电话都打了好几次了,他一直没回,肯定手机不放在身边。

    打的太多,傅唯西怕傅丞渊会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而着急。

    把手机收到包里,傅唯西打了车,就直接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到达住院部,傅唯西几乎是跑着去龙希尧的病房的。

    她一路的冲,结果……病房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傅唯西当时就懵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顾轩增的架子鼓以及那些书籍还在那边,傅唯西都以为是走错病房了。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傅唯西拿了手机,正要给顾轩增打电话,却听到门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傅唯西转身,走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光头的龙希尧,正被顾轩增扶着,艰难的在走廊里走着。

    而顾轩增还喋喋不休的说着话。

    内容大概就是从龙希尧出事到现在,傅唯西一直都在照顾着,有多感人,用情多深。

    龙希尧听着,只是在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,顾轩增看不懂,傅唯西懂。

    他有点嘲笑,也有点冷笑,因为龙希尧知道,傅唯西照顾他,从来不是因为情深,而是因为报恩。

    “顾轩增。”

    傅唯西身体靠在了门上,喊道。

    顾轩增这才反应过来,抬头,有些惊喜,“姐,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在顾轩增抬头的同时,龙希尧也跟着抬头,意外和傅唯西对视上……

    那一双眼眸,似染上了沧海桑田一般,傅唯西心头一瞬间的触动。

    傅唯西甚至觉得,好像有一个世纪没有看到这样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而精致的五官,即便是光头,依旧帅的厉害。

    像禁欲的和尚,少了平日里的痞气和玩味。

    傅唯西走了过去,直接给了龙希尧一个友情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是舍得醒了。”

    龙希尧低头,松开了顾轩增的手,拍了拍傅唯西的头,“我再不醒,估计就要耽误你一辈子了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