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大姐说的没错,我怎么敢拿您的镯子?”

    陆西玦眉梢一挑,直勾勾看向烈梦蝶,“那会儿我找不到大姐人,所以把镯子拜托给奶奶保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那个盒子啊!”

    老太太顿悟,吩咐佣人,“去把我的包给拿来,我就说丫头让我帮忙拿一下盒子是怎么回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这戏剧性的一幕,让烈梦蝶脸色一变,僵着笑意,恨恨的,“我也说妹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她瞪向阿梅,“从明天开始,你不用来上班了!让你办个小事都办不好!”

    这怒气迁到别人身上,这招可真够损的。

    阿梅一下垮了脸,眼眶泛红,却也不敢解释,悄悄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盒子很快就拿了上来,是一个乌木首饰盒,还上了银锁,老太太看了一眼,递给烈梦蝶。

    “拿去,在自个儿家里,东西怎么会掉。”

    烈梦蝶是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。

    脸色尴尬的很,她看向陆西玦,“妹妹,这镯子可是好东西,你如果不嫌弃,大姐送给你,就当给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这荡手山芋,陆西玦是傻了才会要。

    她笑意淡淡的,“无功不受禄,大姐请我吃特制的法餐,就已经够抬举我了,我又怎么能收这个镯子。”

    她特意加重了特制法餐几个字。

    这烈梦蝶那么想和她玩,她不接招,是不是太对不起人了?

    再说,盒子里是什么,她可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孩子,就是没把我们当自家人!”

    烈梦蝶笑容尴尬,左右不敢多说,还是把那盒子收下了。

    盒子里,根本没有什么镯子,烈梦蝶的算盘落了空,自然更看陆西玦不顺眼。却碍于脸面,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她以为陆西玦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却没想到,自个儿竟碰上了刺头儿。

    佣人上来耳语几句,她招呼众人,“我们先吃吧,老二晚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陆西玦面色不惊,淡然的拿起餐具,什么家宴,不过是鸿门宴罢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一顿餐吃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饭毕,在前厅喝了小会儿茶,左右都是无聊,烈晟有事,也就先走了。

    陆西玦给老太太削水果,老太太也犯了困,打算回去了,就在这时,门外佣人叫了声,“二少来了!”

    来的可真是时候,像是掐准了点的。

    “这饭都吃完了才来,也不知天天在忙些什么!”

    烈梦蝶无奈叹气,还未吩咐,就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冷冰冰的男声响起,陆西玦差点削到手,她佯装无事,低头继续削苹果。

    “都吃完了?”

    烈川喝了点酒,脸上微微泛红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直接歪在陆西玦旁边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一整块沙发都凹陷下去,陆西玦身体笔直的过于僵硬,眼皮子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身旁男人身上的烟草味和酒味,让人觉得陌生。

    又有几分熟悉。

    “可不,你吃了没?我让厨师给你做点?”

    烈梦蝶关心询问,男人半天没回话。

    陆西玦头皮发麻,只觉得头顶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抬眸,心头猛跳,男人黝黑深沉的眸子正对着她,他过分冷硬的脸,充斥着男性魅力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

    男人嘴角勾起似有无的笑,“本来不饿,现在倒是想吃点兔子肉了。”

    意有所指,陆西玦脸颊滚烫,扭过头去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